就有消费者团体起诉苹果用App,Cantino和1990年加入

  导语:2019男装周才刚刚结束,Prada就宣布,1997年入职的战略营销总监Stefano Cantino和1990年加入的Prada营销总监Aldo Gotti将离职。(编辑:杜明伟)

图片 1

图片 2Prada店铺

苹果近来麻烦有点多,其因反垄断问题而频遭诉讼,手机市场份额也早就出现了下滑。

  Stegano Cantino曾先后担任集团的沟通和对外关系总监、Prada市场总监、Church‘s总监和Car Shoe总经理。Aldo Gotti则担任过多年的Miu Miu品牌商业总监。

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从2012年的那起9个月三成高管离职的人事大变动;到2016年,曾经在岗十年之久的首席财务官:Donatello Galli离职……加上业绩、股价的连环下滑,Prada的祸事几乎接二连三。

作者|刘荻青 编辑|安心

图片 32019 Prada春夏男装秀

自去年以来,苹果近几季发布的新品就不断遭到诟病,但其与高通多年间的“恩怨”终于在今年和解,然而现在看来,苹果的“水逆”似乎还远未结束。

  同为奢侈品牌 LVMH形势一片大好

苹果近来频遭罚款和起诉。7月5日消息,苹果公司已提议与韩国反垄断机构“公平贸易委员会”和解,但有可能会支付大笔罚金。早在2016年,苹果在韩国被指控存在反垄断行为,即利用iPhone的主导地位对运营商“发号施令”。

  恰恰相反,Prada竞争对手、也是同壕战友的LVMH似乎形势一片大好。就在刚刚结束的男装周,我们才刚刚被LVMH刷了屏。除了年销售额占领先地位,被Gucci叫板,而且在时装周上的各种新鲜事,不管是不是时装周的忠实粉丝,都俘获了一大批关注。

今年6月,苹果还和三星闹僵了。因为苹果的手机销量下滑,苹果或欠三星逾1.7亿美元罚金,此前,苹果要求三星工厂延长生产期,相信每年将使用约1亿个OLED面板,但因苹果手机销量下滑,实际市场需求远低于苹果的预测,致使三星显示器的利润大幅下跌,因而三星根据合同要求对苹果公司处以罚款。

图片 4Louis Vuitton秀场

缴纳罚款还不够,苹果还在多地遭到了消费者和开发者的起诉。从2011年开始,就有消费者团体起诉苹果用App Store垄断了iOS系统的软件分发。去年11月,案子还被起诉到至美国最高法院。消费者权益组织认为苹果利用iOS系统中只有App Store这一个应用商店的垄断地位,向开发者收取30%的佣金,间接抬高了app的售价,这个成本最终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作为街头风格设计师入驻Louis Vuitton的Virgil Abloh首场大秀,我们在秀场上看到说唱歌手Kanye West、Travis Scott、美国潮流艺术家KAWS、以及陈冠希,据时尚头条网报道,这些人在社交媒体粉丝加起来超过2亿。

与此同时,今年7月,iOS开发者也在美国向苹果发起了集体诉讼,开发者认为苹果滥用垄断权,强制设定最低价,要求App开发者每年支付99美元费用,必须将30%的销售收入交给苹果。他们认为苹果利用反竞争手段在iOS App市场形成垄断,苹果禁止第三方分销数字内容,在定价时向开发者提出强制性要求,向开发者“征税”。

图片 5Virgil Abloh与Kanye West相拥哭泣

今年5月,继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Spotify提起反垄断诉讼后,欧盟也将对苹果公司展开正式调查,欧盟执法机构可以要求公司改变他们认为违反相关法律的商业行为,并处以最高占公司全球收益10%的罚款。此前,Spotify曾向欧盟反垄断机构投诉,称苹果30%的佣金实际上是对竞争对手“征税”。

图片 6Rihanna现身Louis Vuitton秀场

近几日,苹果的首席设计师离职还引发了舆论对苹果是否能够继续创新的担忧。6月28日,苹果宣布,今年晚些时候,首席设计官乔纳森·艾维将离职。艾维被认为是苹果公司最重要的人物之一,负责苹果所有主要产品的工业设计和外观,曾参与设计了iPod,iMac,iPhone,iPad等众多苹果产品。

图片 7陈冠希现身Louis Vuitton秀场

《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道中写道,艾维离职是因为对库克的领导能力感到失望,并与苹果领导层的距离越来越远,认为管理层不再重视产品设计。艾维的离开意味着运营相对于设计的胜利,也意味着苹果经历了一个根本性的转变,即从硬件驱动转向维持利润、销售软件及服务。

  同样刚刚结束2019男装周的Dior,更是有了改名的大动作,Dior Homme变成了Dior Men。在秀场上,丹麦王子尼古拉·威廉·亚历山大·弗雷德里克为大秀走了开场,美国艺术家Kaws则为发布会制作了高达10米的巨型花卉卡通公仔。新入驻Dior Men的Kim Jones给自己打了一阵开门红。

而库克在看到这篇报道后罕见地进行了驳斥,称文章内容是“荒谬的”,既与现实不符,也未能理解苹果设计团队是如何工作的,“它扭曲了关系、决策和事件,以至于我们无法辨别出它描述的这家公司。”

图片 8丹麦王子尼古拉·威廉·亚历山大·弗雷德里克为大秀开场

从苹果手机的销售情况来看,去年开始,其市场份额就呈现了下滑趋势。今年一季度,苹果手机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中的排名则下滑至第三名。

图片 9高达10米的巨型花卉卡通公仔

今年5月,IDC发布的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一季度分析报告显示,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总销量为3.108亿部。三星以7190万部的智能手机出货量仍位列榜单第一名,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占据份额为23.1%;华为在今年一季度的手机出货量飙升了50.3%,至5910万部,市场份额达到19%,继去年二季度后再次超越苹果,创历史新高;而苹果手机的销量暴跌30.2%,至3640万部,市场份额也下滑至11.7%。

  秀场上自带流量的看秀嘉宾、设计师“新官上任”,都成为媒体报道的好题材;另外,作为街头风格品牌Off-White创始人的Virgil Abloh,也把街头潮流和奢侈品牌之间那堵自命不凡的高墙推翻。而Dior Men的新任设计师Kim Jones也很在状态,带有少女色情节的藕粉、清淡的运动风条纹,还有印花、PVC的使用,Kim Jones用他的方法同样走着年轻化。同时他也回顾了Dior的高级定制服历史,高级定制的质感弥补了年轻化转型对于品牌定位的稀释。

IDC项目副总裁Ryan Reith在报告中表示,“三星、华为和苹果的这一新排名很可能就是我们在2019年结束时看到的样子。”

图片 10Dior秀场

除此之外,苹果今年以来还因电脑电池过热、插头适配器可能产生触电风险而两度发出召回通知,而其提供的服务也曾两度出现宕机问题。

  Prada还能走出这场“水逆”吗

  从三个月前, LVMH内部这场设计师大换血的“甄嬛传”戏份,再到Louis Vuitton今年男装周大秀。品牌年轻化、甚至街头风的转型;其次,关注年轻人扎堆的社交媒体、制造营销话题,这些举措都增加了LVMH的曝光率和关注度。

  而奢侈品牌追赶着年轻化革新的大环境中,Prada是几个转型较为落后的品牌之一。2015年1月Marco Bizzarri接过 Gucci的CEO帅印时,Gucci 2014年收入仅为35亿欧元,跟Prada集团的收入级别相当;但去年Gucci整整翻了一倍至62亿,而后者收入已倒退到30亿欧元左右

  集团高层动荡、品牌转型落后、业绩下滑……祸事连连的Prada,在过去曾经降价、甚至关店,但显然都是无用功。作为传统奢侈品品牌,我们还要等等看,Prada还能不能度过这段企业转型的“水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app下载发布于澳门新葡亰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就有消费者团体起诉苹果用App,Cantino和1990年加入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